笔趣阁 > 救个校花当老婆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要你在房间内等我
    秦芊芊闻声,抬起头望着血铁剑,瞧见对方那双眼里荡漾着的异光,脸色顷刻微微一变。

    她虽然年纪不算大,未经人事,但这些年来她见过太多这样的眼神了,哪能不知血铁剑心中之所想?

    不过对方既然是来自于华英宫的,那倒也不必太过担心。

    “回禀宫使大人,我叫秦芊芊!”秦芊芊颔首,不卑不亢道。

    血铁剑微微一愣,颇为意外:“你就是秦芊芊?”

    “是的。”秦芊芊点头。

    血铁剑的神情立刻变得迟疑起来。

    秦芊芊可是华英宫主看上的种子,是要被接到华英宫好生培养的人才,可不是他能随意染指的。

    不过,这样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让他只能看,不能碰,他怎么能甘心?

    “没想到你就是秦芊芊,果真如传说中的那般美艳不可方物!”血铁剑舔了舔舌头,眼珠子打量着秦芊芊的上上下下,瞳仁深处的邪火越来越强盛。

    众人听到血铁剑这番话,神情变得难看起来。

    秦芊芊的美的确很罕见,她不是那种妖媚的美,而是一种直击人心的美,即便她不施粉黛,不做打扮,可她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却是独一无二的。再加上她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的身材,绝不是外头那些妖艳贱货能比的。

    秦芊芊没有说话,低头像是在思绪着什么。

    血铁剑却是轻笑了下,收起眼中的邪念,淡淡说道:“你们都起来吧!”

    “谢宫使。”众人起身,不过脸色都不怎么自然。

    血铁剑双手后负,脸上笑意不减,环视了众人一圈,再道:“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本使此次的来意吧?”

    “请宫使大人明示!”秦杜河忙道。

    “呵,一群蠢猪!本使是为蔺执事之事而来!”血铁剑冷道:“关于蔺执事的事,你们谁能给我一个交代吗?”

    “这...”秦家人神色皆不好看。

    “堂堂华英宫执事,身份何等崇高?他代表的更是华英宫,蔺执事屈尊纡贵来你秦家一趟,你们秦家不好生招待,反而让他遭人暗算,修为不存,成废人,蔺执事出事不说,我华英宫也因此而颜面难存!说吧,你们怎么向我华英宫解释此事?如何向宫主交代!!”血铁剑大喝。

    声音洪亮,气势逼人!

    秦家人听的无不头皮一麻。

    这个宫使...莫不成是来问罪的?

    秦杜河赶忙上前,陪着笑脸道:“血宫使,关于这件事情,我们秦家是有责任,但碰到此事,我们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君王之手段,您应该是听过的,连帝师都被他杀了,不光如此,昆仑也是被他给灭了的,我们秦家虽说这些年来在宗门的相助下屹立于燕京,家大势大,难逢敌手,可君王之势力,已经恐怖到令人难以想象啊,您知道帝师死后,是谁保他的吗?乔延呐!!您知道昆仑之战时又是谁相助他的吗?原武部队啊!!!从这两点便可看出此人之能量啊,这绝不是某个家族宗势能够扳动的人!这次我秦家中人也有不少是死在君王手中,但我们真的无可奈何...宫使大人,我们也已经尽力了啊...”

    说到这,秦杜河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模样,不住的叹息。

    将一切罪名推到秦枫头上本就是秦枫授意的。

    秦枫也早就料到事发之后,华英宫必会派人过来问责,秦家虽说被他镇压了一番,不过人心大多数还向着华英宫。秦枫也没打算将秦家收了,可他得稳住秦家,至少得让秦芊芊过的舒服。

    而只是秦家还想待在燕京,就决不能再忤逆秦枫的意思,否则周围几十股力量会将秦家撕成粉碎。

    毕竟当下的君王...已经掌控了燕京几十个大小家族势力,哪是一般人能抗衡的?秦家惧怕华英宫不假,而当下,却也惧起了君王!

    血铁剑一听,却是冷笑连连:“关于这个君王,我听说过了,哼,不过一待死鼠辈而已!何必担心?宫门这次派我过来就是为了解决掉此人,以正我华英宫之威信,你们放心,此人蹦跶不了多久。”

    秦杜河几人闻声,连忙做出一副欣喜的样子,松了口气道:“若是这样,那可就太好了,多谢血宫使。”

    “别急着高兴,事情还没完呢!”血铁剑扭过头,冷冷的盯着秦杜河,沉声道:“这次蔺执事在你秦家出了事,虽说人不是你们动的,但你们秦家罪责难逃!现在,本使要你们立刻准备一亿现金,五件古物宝贝献于给我!由我带回去,交予宫门,明白吗?”

    众人一听,哪能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什么交给宫门?华英宫可不是什么缺钱缺宝贝的宗门!这分明就是血铁剑自己捞好处呢!

    但人们知道不说破,也没人敢点破。

    “明白!明白!杜河马上就让人去办,马上让人去办!”秦杜河连连点头陪着笑脸。

    “很好!”

    血铁剑眯了眯眼,视线又落在秦芊芊的身上,倏的又道:“那么...秦芊芊的事情,你们有没有向宫门汇报?”

    “芊芊的事情?”秦杜河愣了下,一头雾水:“哪件事情?”

    “关于君王袭击蔺执事时,秦芊芊拼命相助,以至于身负重伤,修为全废的事。”血铁剑面色淡然的说道。

    “修为全废?什么修为全废?芊芊不是好好的吗?”

    秦杜河愕然了片刻,看了看身旁的人,众人面面相觑,皆不明白血铁剑的意思。

    唯独秦芊芊几人神色难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哼!你眼瞎了吗?秦芊芊的修为分明已经全废!”血铁剑冷道:“待会儿你草拟一份报告,向宫门送去,就说秦芊芊在与君王交手之际,被君王废了修为,如今已是废人一个,我会为你作证,所以秦芊芊不必再送去华英宫了。”

    “这...这怎么行?”秦杜河急了。

    派秦家嫡系进入华英宫可是秦家崛起的大好时机,尤其是经历了君王之乱后,秦家要想重新崛起,能依靠的只有秦芊芊了!

    “宫使大人为何要伪造我被废之事,让我不能入华英宫?”秦芊芊抬起头,眼神闪过一丝不甘,淡淡问道。

    声音显得尤为清冷,但悦耳的如同天籁。

    血铁剑听的很享受,眯了眯眼冷笑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要你!所以你不能入华英宫!”

    秦家人呼吸一紧,呆滞而望。

    谁都没想到血铁剑的回答这么直接...

    “宫使大人,这...这不太好吧?”秦杜河踟蹰了片刻,小心说道。

    但话音刚落,血铁剑一巴掌猛的抽在他脸上。

    啪!

    秦杜河瞬间凌空一个回旋,而后重重摔在地上,人猛地吐血,大量牙齿混着血水吐出。

    众人大骇。

    “宫使,你这是做什么?”秦苍惊惧无比。

    “做什么?任何敢忤逆本宫使的人,就是这样的下场!!”血铁剑冷哼连连:“听着,马上去准备饭菜,给本宫使收拾房间,本宫使长途跋涉,已经很累了!秦芊芊!待本宫使吃饱喝足回到房间时,本宫使要看到你躺在床上!明白吗?如果本宫使回到房间时没有看到你!你们秦家...后果自负!!!”

    说罢,血铁剑径直朝内堂走去。

    一众秦家人心惊肉跳,脸色铁青,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秦芊芊纹丝不动,好似雕像般矗立着,人低头垂眸,粉唇紧抿,小手儿攥的死死地,指甲几乎要将那细嫩的肌肤抠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