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救个校花当老婆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你们的错在于太弱
    “家...家主?”

    “父亲...”

    知北红颜等知北家的人惊恐而呼。

    秦枫过来,众人连连后退,不敢上前。

    秦枫立在知北无名的面前,淡淡的望着他。

    知北无名张了张嘴,想要叫喊,但却被银针封了穴道,根本发不出声。

    但听秦枫开腔:“之前你们所做的任何解释,对我而言都不重要,我所在乎的是我父母,我不管你们如何解释!我也不管你们是我的谁,我要干什么,没人能拦我,也没人可说我,我现在不动你们,那是因为我母亲并不希望我动你们,而不是我怕你们,你们是伤害过我父母的人,所以,我会杀你们的,明白吗?”

    狰狞的话语坠地的刹那。

    所有知北家的人无不是心惊肉跳!

    难道这个知北凝秋的儿子...真的会为了父母六亲不认??

    秦枫手指一动,那枚银针自行飞起,没入他的手心消失不见。

    知北无名气的胸腔几欲炸裂,想要发作,但知北敢天瞪了他一眼,便只能压着怒火,咬牙作罢。

    人们皆望着秦枫,被其霸道的行事方法与惊人的手段所震撼。

    尤其是铁爷与知北红颜,二人张大了嘴,神情凝固,半天缓不过神。

    他们以为秦枫的实力不过是与铁爷不相上下,是勉强对付几个暗部的年轻后生。

    却不曾想,秦枫连知北无名这样的顶尖强者都能制服...

    简直可怕。

    不过铁爷细心的发现,秦枫真正强大的似乎不是他那神武之境,而是...他那神乎其技的针法!

    那银针...简直防不胜防!

    秦枫的古针术是建立在气的基础上而产生威能,在迈入神武境后,秦枫的气息与之前比可谓是天差地别,古针术的威力也愈发恐怖了。

    弑龙、罗武都感到不可思议。

    弑龙是知道剑主乃武都选拔而来的天才,虽说实力是有,但那是相对于武都而言,在这圣地,武都过来的人都是不够看的,能败个巅峰玄天已经是顶天了。

    可秦枫的表现,刷新了他的观念...

    秦枫转身,走到上面的椅子上,淡淡说道:“关于合作,裁决殿不参与,我与你们知北家合作,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件事情得告知你们,你们如果拒绝,那我们就没必要合作了。”

    “什么事?”知北敢天问道。

    “一旦合作,你们知北家的所有人都必须听从我的调度。”秦枫淡道。

    “你这是想做我们的主子??”

    “你休想!”

    “这还叫合作吗?”

    “小子,你只是我们的晚辈,难道还想爬到我们头上来吗?”

    “凝秋,看看你生的好儿子!!”

    一众知北家的长辈们瞬间怒了,一个个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叫道。

    秦枫动了动眉,淡道:“若是不愿意,那就不必合作了,母亲,我们走吧。”

    说罢,秦枫便要拉着知北凝秋离去。

    知北凝秋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知北家的人气的不轻。

    可想去拦,后面裁决殿的斩龙部队都跟着呢,拦得住?除非知北敢天出手。

    “慢!!”

    这时,呼声冒出。

    只见知北敢龙杵着手杖,走到了秦枫的面前,将人拦下。

    “太爷爷...”知北凝秋忍不住唤了一声。

    知北敢天叹了口气,一脸无奈,摇头道:“罢了,孩子,既然你是这个意思,老头子便做了这个主,一旦达成合作,知北家的所有人,都会听令于你,你看可好?”

    “太爷爷!”

    “老祖宗!”

    众人急了。

    “有罗武长老在这,我们留不住凝秋,而失了凝秋,拜月族教也不会放过我们,与其如此,不如与小枫合作吧。”知北敢天淡道。

    众人嗫嚅了下唇,不敢做声。

    秦枫默默点头:“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达成了合作,接下来便可以考虑如何解决拜月教的事情。

    至于知北家...先解决拜月教,再返回收拾吧。

    秦枫可不是个大方的人。

    父母在这受了这么多苦,他岂能装作没看见?

    但就在这时...

    “剑主!!剑主!!”

    一个急切的呼声在外头响起。

    秦枫举目望去,只看到一名裁决剑卫的人冲了进来,一脸焦急,单膝跪在秦枫的面前。

    这人浑身是血,盔甲破碎,像是经历了恶战。

    屋子里的人皆心惊肉跳。

    “出什么事了?”秦枫沉问。

    “回禀剑主,我们在护送秦啸天先生回来时,突然遭受了一批强者突袭,秦先生被那群人劫走了,这些人实力很强,数量是我们的数倍,我们死伤惨重,根本阻挡不住,决剑大人还在拼死抵抗,意图夺回秦先生,请剑主速速支援!!”那人咬着牙嘶喊道。

    堂上哗然一片。

    “什么?”罗武大惊。

    知北凝秋脸色惨白,人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了。

    秦枫立刻扶住母亲,猛地抬头,朝知北无名望去:“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拜月教了,因为之前的事情,我早早通知了拜月族教,让他们前来处理!之前臣服于你不过是为拖延时间!拜月教要用你父亲做药引,自然不会失去,只是我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灵石矿山处,而不是直奔此处,我想可能是矿山处有他们的眼线,毕竟拜月教已经在我知北家安插了大量眼线!”知北无名淡淡说道。

    知北敢天面色发黑。

    知北凝秋彻底站不住了。

    秦枫双眼骤冷,面色冰沉,人思绪了片刻,沉道:“弑龙!”

    “属下在!”

    “立刻前去支援!”

    “是。”

    斩龙部队的人全部冲了出去。

    “小枫...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啊,一定要救救你父亲啊。”知北凝秋哭泣道,虚弱的喊道。

    “妈,你放心,你且留在这!”秦枫安慰道,旋儿对着众人道:“我妈就留在这,如果她有半点损伤,我就用知北家的血来偿还!”

    秦枫说罢,步伐一点,人如闪电般冲了出去。

    罗武跟上。

    “哼!太嚣张了!实在是太嚣张了!!”

    “凝秋!!你这儿子简直是无法无天!”

    “我们再怎么说也是他的舅舅、舅母,你看看他什么态度!”

    “这还威胁我们呢?他以为他是谁?”

    一众人气的鼻子都歪了。

    但知北凝秋现在压根不关心这个。

    她只能默默的祈祷...一切安好。

    ....

    秦枫带着斩龙部队冲出梁城,朝灵石矿山冲去。

    众人速度奇快,超越音速,飞了约莫十余分钟的样子,在一座山头上看到了还在激斗的的裁决剑卫。

    凄怖的剑气弥漫苍穹,山头被剑气削的千疮百孔,几十名武者战成了一团。

    秦枫凌空而立,神色冰冷,手抬起,手臂神光绽放,龙影腾空。

    弑龙等人双眼睁大:“上古神兵?”

    龙影剑现,秦枫提剑冲去,如同闪电,瞬间斩于那些武者之中。

    凄怖的剑影如翻腾的大浪,将这几十名武者浑浊的剑气剑意尽数切了个粉碎。

    剑光横冲。

    剑束狂窜。

    裁决剑卫压力顿减。

    “这就是剑主的剑法吗?他如此年轻,怎会有如此可怕的剑法?”弑龙盯着那恐怖的身影,不住呢喃。

    其余人也错愕连连。

    不过当下不是震惊的时候,弑龙提剑冲了上去。

    有斩龙部队的支援,这些来自拜月族教的人根本支撑不住,不一会儿便溃败欲逃。

    秦枫追杀过去,本欲留个人询问,但那人见逃不掉,尽是引爆了身上的机关,身躯直接炸开,溅了秦枫一身鲜血。

    秦枫停了下来,盯着这些人的尸体,双眼血红,恨意滔天!

    父亲...竟被劫走?

    浑身是伤的决剑领着剩余的裁决剑卫赶忙上前,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秦枫叩头。

    “剑主,我等无能,未能保护秦先生,请剑主赐我等一死!”

    决剑紧捏着剑柄,满脸的痛苦。

    这支裁决剑卫自组建至今,从没有遭受过这样惨痛的失败!

    这次不说牺牲了半数的裁决剑卫,甚至连人都没能保住。

    任务惨败!!

    何等的耻辱??

    众人皆是不敢。

    决剑更是痛苦万分,只觉自己根本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弟兄们!

    “赐死??”

    秦枫声音冰冷,双眼血红:“你们死了,能改变什么吗??”

    决剑手指都快将手心抠破。

    “都起来吧,你们的行为没有错!”

    秦枫声音沙哑,瞳孔血红至极:“真正的错...是你们太弱了!!”

    弱...

    这句话,像刀子一样,扎进了决剑的心脏处。

    “拜月族教害我父亲,此仇不共戴天!立刻随我回去,我会纠正你们的错误!”

    秦枫将腰间的剑主令取下,眼中荡漾着骇人的凶光与疯狂。

    “我要将你们改造成武林圣地最强的战士!让你们真正成为一把裁决之剑...就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