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 77.教学两鬼围棋
    半泽直树最后用冰鱼干加湿毛巾的方式给樱岛麻衣的额头进行物理降温。

    由于怀疑樱岛麻衣还得了重感冒,为了预防自己遭到传染全程口罩加一次性手套。

    等了二十分钟,救护车就来到了楼下!一个护士,一个医生和两个医务工。

    专业人士一上手,半泽也就没了插手的余地。

    医务工把樱岛送上了救护车,医生在查明了樱岛的大概病况后,立即打了相应的点滴。

    在救护车上,半泽问医生:“医生她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医生略带深意的看了半泽一眼道:“初步判断病人受了十分严重的伤寒外加急性肠道感染。由于延迟了治疗加脱水严重才会晕倒。具体情况,需要做详细的病理测试才能确定,半泽桑您请放心,病人没有生命危险。”

    半泽直树点点头:“谢谢医生,然后病人的详细情况请对外界保密。这些都明白吧。”

    医生点点头,同时给半泽递上名片:“当然明白,医院已经安排了特殊病房。除我们几人外,就院长大人知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姓春歌。是东京大学医院肠道内科科长。”

    “春歌?”

    半泽毕恭毕敬的接过名片。

    这名字牛掰啊!

    换成中文介绍,那绝对能在公众场合笑瘫一群人!

    半泽强忍着笑又和这医生寒暄了几句,随后就不在言语,把整张脸在了鸭舌帽的阴影下。

    一路无话,由于野原新之助都吩咐下去的缘故,治疗费,住院费都不需要半泽承担!

    因为有了医护人员全程包办,半泽只需在医院安排好的病房等候。

    闲来无事,半泽打开了自己手机的围棋软件,和两鬼进行起日常的围棋教学!

    对,没错!

    半泽教学两鬼!

    老鼠教大象!

    他要以代教的方式重塑两鬼的围棋观!

    半泽打开了软件中的自弈模式,摆了个“二连星”的开局。

    在复盘过程中,前面10多手棋是非常普通的,并没有什么好说。

    一直到全局第20手,半泽执黑落下第21手。

    两鬼见状立即开始讨论起来。

    “咦,小树,这个变化好像是黑棋应该先冲,然后断过之后再扳吧?可黑棋现在竟然.....”

    佐为说到这不敢说下去了,他不敢说下去的原因是因为在和半泽与褚嬴的对弈里,他这个日本棋神已吃足了苦头。

    半泽的很多棋非常离经叛道,可偏偏就是用这些棋在布局中帮褚嬴奠定了优势。

    今天这盘棋复盘到现在,半泽又开始玩违背棋理的棋了!

    并且今天半泽走的路子还不是少交换一步,而是少交换了两步棋。

    绝对是有悖棋理!

    不仅是佐为,即便是对现代围棋才了解几天的褚嬴也紧锁了眉头,感到匪夷所思。

    现在半泽执黑下的棋,最后可是会导致中间开花30目呀,你竟然就这样让人家中央拔花,并且还是这么早.....

    这么下绝对不符合道理啊。

    在一个由“星位二间高夹”演变出来的变化中,半泽的黑棋就让人家中央拔花,还是围棋中“中央开花30目”的那种拔花。

    这种下法不仅是违背他那个年代的棋理,现代棋理也不支持吧。

    “小树,你确定执黑的一方能赢。这是好局?”

    佐为率先制止了半泽继续复盘,出声问道。

    半泽没立即回复,反而转头又看向眉头紧锁的褚嬴问:“你呢褚嬴。”

    “看不懂,小树你确定不是记错了。此处冲拆,你黑棋虽然在角部获得少许实地,然而却被人家在中腹空拔一子,你需知道,此空拔一子威力甚大,此交换亏矣,褚嬴认为,棋局进行至此,黑棋难下啊。”

    半泽笑了:“看模样,两位棋圣又被难住了。这招真的不成立吗?其实我一开始也这么认为的,那我们来好好看看到底成立不成立。还是那句话,实践出真知!”

    半泽这般说着又继续自弈起来!

    他刚才下出来的那个变化,属于那种围棋中最典型的“地势对抗”格局,黑棋在角部获得一定的实地,而让白棋在“中腹开花”,形成了所谓的厚势。

    又由于中古棋还存在座子以及“还棋头”的规则,像褚嬴这种老古董更是有着让“重势大于重地”的习惯。

    对于佐为而言,就更不用说了!这家伙继承了日本人重棋形不重实战的坏毛病。

    结果也就导致了佐为和褚嬴对半泽这步棋想当然了。

    然则两个棋圣的判断真的都正确吗?

    答案显然不是!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刚才下出来的这个变化,还是“狗招”。把人类三观崩碎的狗招!

    虽然下出这变化的围棋AI并非顶尖,可人家的围棋在系统内评定为棋力9级,比棋圣吴清源还牛!

    由不得半泽不信!

    并且这样的下法在后世留存下了诸多棋谱已经被论证为可行!

    因此尽管半泽最开始也不太认同这步棋,他还是要拿出来把这个变化给两个棋圣研究。

    不为别的,他就想让两个棋圣把这种变化在职业赛上把对手下的怀疑人生。

    当他把场上的局势下到五十手后,他忽然灵机一动对着褚嬴道:“褚嬴,接下来你们来下吧。两人都认真下,相信我,在不出大错的情况下,你绝对能赢。”

    “啊?这种狗局势能赢。”

    也不知褚嬴是从那儿学的现代语,【狗局势】这种现代词竟然无师自通。

    “你下下看就行了。也只有亲自实战,才能让你们自己相信这种那个变化是可以成立的,不是吗?追求神之一手不就应该从各方面尝试吗?”

    “额你说的有道理,那就试试看,不过咱们先说好了,今天这棋若输,你得让我下五盘网棋。”褚嬴挠挠头提要求坐地起价了!

    半泽呵呵一笑:“呵呵,当然可以。不过我想着应该没机会了。先前那个大雪崩变例,你们不是就研究了一天吗?再说了,你可是南梁第一棋手,现在这局棋只下了一个开局。棋盘也还有大把周旋余地,怎能轻易言败......”

    “你说的对,要下就下这种逆风棋!我褚嬴怎么能怕东瀛鬼!”

    褚嬴锤了锤胸口被半泽激将成功!

    随后,半泽又和佐为说了同样的话,区别是佐为下白棋,局面很占优的棋!

    一旁的佐为闻言悲从中来——知道半泽这八成是又要拿自己做实验品!

    对于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佐为很泛酸。

    毕竟论祖先他和半泽是同族,褚嬴只是外鬼!

    难道就因为我是二手的所以可以轻视我!

    不行,我非得下赢你!

    半泽不清楚佐为在想什么——和两鬼达成了协议后,棋盘上两个棋圣的大战再次一触即发!

    半泽因为要帮两人落子,也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观察整个棋局的进程上。

    现有实力已经达到职业棋手四段的半泽也充分具备了看棋,评棋的能力。

    自从他摆出开局那个变化后,其实这盘棋的整体格局已经变得相对简单。

    如今这局棋就是一个围棋中典型的“地势对抗”格局,而焦点中的焦点就是白棋的那朵“拔花”。

    如何发挥那朵“拔花”的威力,是褚嬴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与之相反,如何抑制那朵“拔花”的发挥,却是佐为一方面临的课题。

    和象棋不同,当下棋的双方形成一种简单格局,象棋的定数或许早已确定。

    可围棋的后续手段却往往就越丰富,越复杂。

    格局越简单,这就意味着双方的战略意图都很清晰,都明白自己想要干什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战术手段反而就更多了。

    因为只要是符合自己的整体战略意图,那么任何手段都可以在棋盘上施展。

    两只老鬼都是老棋鬼,当然不用担心他们会缺乏围棋中的战术手段,因此随着两鬼接手双方是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杀得是异常激烈。

    这盘棋不仅杀得激烈,对局的进程下的得很慢,这期间樱岛麻衣被送进病房。

    半泽和春歌医生再次交流了樱岛麻衣的病况,和医生的初步推断一样,樱岛的晕倒就是感冒加急性腹泻导致的病情加重!

    目前烧是退了下去,可只要有充足的休息就并无大碍。

    见樱岛没事半泽也想功成身退了,等明日再继续探望女孩。

    尴尬的是由于佐为和褚嬴对弈时间花的太长,他手机的剩余电量已支撑不住!

    因为来的匆忙,半泽的充电宝并没带在身边。

    为了能完成对这局棋的研究,半泽只好问护士台借了充电器,继续在病房里边冲电边下棋!

    这一下又是两小时,整局棋却还没下到100手。

    要知道平常这两小时都够两个老鬼在网上下三四盘了。

    等待之余,半泽百无聊赖,现在的他虽然会“下棋”且“棋力”不错,但远远做不到两个棋痴对围棋的热爱。

    眼瞅着褚嬴又进入了长考,半泽所幸拿出纸笔在病房的床头柜上为自己的下阶段计划做起了调整。

    今天发生的事在一定程度上又打乱了半泽的计划和布局,所以为了未来必须早做调整。